2009年5月10日星期日

爱不在母亲节

时间相当可怕。造物主让人来到这个世界,同时给人一份时间,人带着一路前行,丢不掉,想要更多更是不可能。时间同时又是最完美的大同世界。在时间身上,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黑白颠倒,看不到潜规则,看不到七情六欲三妻四妾。在不同空间,围绕着时间发生着花花绿绿。
此为题记。

今天是母亲节,对母亲表达爱意的节日。除了满大街拿母亲节说事要人进商场血拼外,今天,也许你给母亲送上一束康乃馨,也许你亲手烹制一份美味给母亲,也许你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也许你给母亲发去一条祝福短信……你都用你的方式表达着对母亲的爱,这很好。也有不少人不知道今天是母亲节,或者不知道有“母亲节”这个节日。也许你都知道,但是你只是默默在心里祝福她。也许你认为这很矫情,你不需要那些形式的东西。也许你心里特别想对母亲说我爱你,但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不管怎样,设有这样一个节日总是好事,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来的。古往今来,文学歌颂母爱,歌曲歌唱母爱,光这一点就足以说明母爱值得毫无保留地歌赞。今天我在心底哼唱着关于母亲的歌,算是表达对母亲的爱。若我是一个歌手,我希望能够在舞台上用《真的爱你》开篇,不少人把beyond的《真的爱你》当做恋爱情歌吟唱,其实它讲的是母爱。那些离开母亲远到其他城市生活的人们,希望你下次喝着百威两眼迷离手握话筒嘶哑着嗓子ktv这首《真的爱你》的时候,脑海里想着的不是把某个心意的女人连同丝袜高跟鞋一并丢到五星酒店的床上,但愿你能依稀想起远方的老阿妈。时间让我们成熟长大,时间同时让风霜写满母亲的脸颊。当我们离开母亲的身边,感觉到自己长大了成熟了,在另一个空间,母亲默默的老去了。

时间确实可怕。
又是相当长时间没有打球了,今天乘坐5路公车去到财大打了四个小时。长时间不这样运动,感觉相当吃不消。跳不动跑步起来了。老了吗?有时候会跟以前大学同学说起现在偶尔打打篮球就感觉不如当年了。我们往往会用“老了”来描述彼此的感觉。“老了”,这样的词汇用在我们这样年龄的人身上想想确实可笑。时间不止,空间变换。一些以前常做的事情突然变得不规律,后来干脆戛然而止了,往往让人唏嘘。
我曾经写了一首诗,叫《大城市》:
它们从栅栏里伸出乌七嘛黑的脸
看我拉屎
我低头
一截大便从肛门脱落
砸在俺娘的月经带上
多年以后我关上房门
反锁
揭开盖子
一池清水倒映着我的脸庞
以及
老二
我看到雪白的瓷碗装满回锅肉和白米饭

诗是不需要解释的,你理解到了就理解到了,沟通不了你的情感再如何解释也没有办法。这只是个人感受的表达而已。和文学无关。你会注意到里边的“月经带”三个字,也许这让你读起来感觉不适。月经带因为月经而存在。月经从一个侧面说明女人的身体变化,和岁月变化。对于一对想要小宝宝的夫妇来说,好几个通宵奋战之后最好的消息就是某天她的月经戛然而止了。这确实是喜讯。因为你要当爸爸了,你要当妈妈了。这样的感情是相当富有沟通力的,好些广告作品以此为情感切入点贩卖产品和品牌。而对那些尚未做好为人父母的小年轻来说,一些“不注意”造成这样的情况最多不过是让人不安而已。对我们的母亲来说,这是件残忍的事情。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而我们的母亲也许就在某天永远和月经说再见,从这一天开始,母亲真正的老了,至少从生理上来说如此。那些我们年少时候母亲因为月经受了风寒着了凉动了冷水落下的病因开始加速闹腾起来,直到生命的最后,想来同样让人唏嘘。21世纪科技高度文明,就算在这样的社会,也不是每个女人能够用得上卫生巾的,更别说时光倒退二十年的中国农村。我的母亲那些风华的岁月就书写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二十个春秋。那个时候也许没有卫生巾,至少在家乡的小商店里不会有售卖。我现在依稀记得老房子的外墙上绷着的绳子上偶尔会挂着父亲三指宽的用红布缝制的带子,两头有细长的绳子,这就是月经带,母亲的。用得太旧了就会丢进厕所里,变成粪水的一部分,被浇进地里。上面的诗就来源于此。我要说,无论我去到怎样的大城市,我会一直念着母亲,尽量去理解他们,不再要求他们为我而改变什么,始终拥有一个包容的心态。不少人越大越和他们距离越疏远。也许只在“母亲节”表表善意。我要说,“母亲节”不要承载太多,不要把对母亲的爱都承载在这一天上。与其这样,我倒是愿意看到除却这一天以外的所有日子,人人都爱ta的母亲,就算在“母亲节”你什么也不做。“母亲节”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反而不是好事情。对母亲的爱,细水长流最好。不要说你很忙,“很忙”是相当扯淡的托辞,罪大恶极。那么,好好爱你的母亲,以及你的孩子的母亲。这样的爱,和母亲节无关,只和你的心有关。最后,用瘦人的歌词做结尾:当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 忧愁它是否围绕着你 噢 妈 请你别哭泣 当风霜写满你的脸胛 儿女们是否以离开了你 噢 妈 请你别哭泣 把爱全给你 把世界全给你 把爱全给你 把祝福全给你 噢 妈 当风浪再次把我淹没 才知道你是最坚强 噢 妈 请你别哭泣 别哭泣 把爱全给你 把世界全给你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