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3日星期三

巫妖二

没有风,也没有雨。
首长站在台上讲话,正经,严肃。台下站着工人、农民、商人、解放军和记者等,正经,严肃。
音乐哀伤。
他们100%在哀伤?只有鬼知道。
中国历法有农历和国历一说,当满屏幕的知识分子谈论着५।12周年的时候,其实在好多好多灾区农民那里,他们认为的周年祭已经提前过了。
伟大的知识分子。
你们的血液和首长当日脚下的地毯一样殷红。

2009年5月11日星期一

四川欢迎您

前些天看贵国新闻,镜头里墨西哥友人回国临行前人手一套贵国土特产和世博吉祥物,言外之意是“您慢些走啊,记得常来玩啊。”看得出来,当局故意煽情给全世界看,以此说明贵国热情好客有情有义温柔贤惠。可是墨西哥人自踏上上下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华夏大地那一刻就被感化了,美洲的热烈奔放就此被贵国悠久而灿烂的文明殖民了,所以直到舱门关闭墨西哥友人都显得特别淡定,个个挂着标准身份证照的脸面呼啸着直插云霄,消失在贵国上空。又看新闻,镜头里京城机场大厅一大官亲自挂帅坐镇第一线迎接着一拨又一拨的国际航班,大官对着镜头面容安详,谈话用辞极尽遣词造句之能,诸如“务必”,“坚决”,“第一时间”,“专家”,都是不错的词语。传达的意思是,宁可误隔离一万,坚决放过一例——就算贵国诞生第一例,坚决不准源于京城,要诞生,其他城市诞生去。好家伙,就在贵国大小咽喉声音哽咽着骄傲地诉说着(就差刊发号外了)奥巴马的场子有些H1N1失控的时候,包某某就携带着H1N1取道日本国海归了。京城机场那大官现在恐怕正唏嘘不已,NND,还好这兄台跑到四川疑似去了,不然怎么面对紫禁城内外的父老啊,以及CCAV的女记和摄像大哥啊。我虽然识得好几十味中草药,但是面对“5月10日上午,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两次复核检测,结果均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弱阳性。”实在想不明白,都两次复核了怎么还是“我国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你说这要二到啥程度才算“确诊”呢?新闻上说,各路专家已经紧急杀到四川省城了,他们围坐在会议室,面色凝重,看几位头发稀疏者应该是专家不假,他们正喝着“医保”矿泉水摊开文件研究,再研究。然后双流机场步履蹒跚地跟着启动预案了。表面上看,130余同机者已经被找到,剩下一二十看似不过是小数目。会不会出现生化失控?谁知道呢!512周年祭一个日落日升就到了,各路明星请多解一颗纽扣坦荡荡的来灾区我型我秀吧,作为一个四川人,这里先欢迎您。首先欢迎的就是余教授,教授又湿了。大夏天的,据不完全统计,现在还有几十万鲜活生命住在板房里蒸桑拿,白天黑夜的这样蒸也不是回事,久旱恰逢及时雨,这不,秋雨马上来了,不光湿透了,还凉快。

2009年5月10日星期日

爱不在母亲节

时间相当可怕。造物主让人来到这个世界,同时给人一份时间,人带着一路前行,丢不掉,想要更多更是不可能。时间同时又是最完美的大同世界。在时间身上,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黑白颠倒,看不到潜规则,看不到七情六欲三妻四妾。在不同空间,围绕着时间发生着花花绿绿。
此为题记。

今天是母亲节,对母亲表达爱意的节日。除了满大街拿母亲节说事要人进商场血拼外,今天,也许你给母亲送上一束康乃馨,也许你亲手烹制一份美味给母亲,也许你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也许你给母亲发去一条祝福短信……你都用你的方式表达着对母亲的爱,这很好。也有不少人不知道今天是母亲节,或者不知道有“母亲节”这个节日。也许你都知道,但是你只是默默在心里祝福她。也许你认为这很矫情,你不需要那些形式的东西。也许你心里特别想对母亲说我爱你,但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不管怎样,设有这样一个节日总是好事,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来的。古往今来,文学歌颂母爱,歌曲歌唱母爱,光这一点就足以说明母爱值得毫无保留地歌赞。今天我在心底哼唱着关于母亲的歌,算是表达对母亲的爱。若我是一个歌手,我希望能够在舞台上用《真的爱你》开篇,不少人把beyond的《真的爱你》当做恋爱情歌吟唱,其实它讲的是母爱。那些离开母亲远到其他城市生活的人们,希望你下次喝着百威两眼迷离手握话筒嘶哑着嗓子ktv这首《真的爱你》的时候,脑海里想着的不是把某个心意的女人连同丝袜高跟鞋一并丢到五星酒店的床上,但愿你能依稀想起远方的老阿妈。时间让我们成熟长大,时间同时让风霜写满母亲的脸颊。当我们离开母亲的身边,感觉到自己长大了成熟了,在另一个空间,母亲默默的老去了。

时间确实可怕。
又是相当长时间没有打球了,今天乘坐5路公车去到财大打了四个小时。长时间不这样运动,感觉相当吃不消。跳不动跑步起来了。老了吗?有时候会跟以前大学同学说起现在偶尔打打篮球就感觉不如当年了。我们往往会用“老了”来描述彼此的感觉。“老了”,这样的词汇用在我们这样年龄的人身上想想确实可笑。时间不止,空间变换。一些以前常做的事情突然变得不规律,后来干脆戛然而止了,往往让人唏嘘。
我曾经写了一首诗,叫《大城市》:
它们从栅栏里伸出乌七嘛黑的脸
看我拉屎
我低头
一截大便从肛门脱落
砸在俺娘的月经带上
多年以后我关上房门
反锁
揭开盖子
一池清水倒映着我的脸庞
以及
老二
我看到雪白的瓷碗装满回锅肉和白米饭

诗是不需要解释的,你理解到了就理解到了,沟通不了你的情感再如何解释也没有办法。这只是个人感受的表达而已。和文学无关。你会注意到里边的“月经带”三个字,也许这让你读起来感觉不适。月经带因为月经而存在。月经从一个侧面说明女人的身体变化,和岁月变化。对于一对想要小宝宝的夫妇来说,好几个通宵奋战之后最好的消息就是某天她的月经戛然而止了。这确实是喜讯。因为你要当爸爸了,你要当妈妈了。这样的感情是相当富有沟通力的,好些广告作品以此为情感切入点贩卖产品和品牌。而对那些尚未做好为人父母的小年轻来说,一些“不注意”造成这样的情况最多不过是让人不安而已。对我们的母亲来说,这是件残忍的事情。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而我们的母亲也许就在某天永远和月经说再见,从这一天开始,母亲真正的老了,至少从生理上来说如此。那些我们年少时候母亲因为月经受了风寒着了凉动了冷水落下的病因开始加速闹腾起来,直到生命的最后,想来同样让人唏嘘。21世纪科技高度文明,就算在这样的社会,也不是每个女人能够用得上卫生巾的,更别说时光倒退二十年的中国农村。我的母亲那些风华的岁月就书写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二十个春秋。那个时候也许没有卫生巾,至少在家乡的小商店里不会有售卖。我现在依稀记得老房子的外墙上绷着的绳子上偶尔会挂着父亲三指宽的用红布缝制的带子,两头有细长的绳子,这就是月经带,母亲的。用得太旧了就会丢进厕所里,变成粪水的一部分,被浇进地里。上面的诗就来源于此。我要说,无论我去到怎样的大城市,我会一直念着母亲,尽量去理解他们,不再要求他们为我而改变什么,始终拥有一个包容的心态。不少人越大越和他们距离越疏远。也许只在“母亲节”表表善意。我要说,“母亲节”不要承载太多,不要把对母亲的爱都承载在这一天上。与其这样,我倒是愿意看到除却这一天以外的所有日子,人人都爱ta的母亲,就算在“母亲节”你什么也不做。“母亲节”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反而不是好事情。对母亲的爱,细水长流最好。不要说你很忙,“很忙”是相当扯淡的托辞,罪大恶极。那么,好好爱你的母亲,以及你的孩子的母亲。这样的爱,和母亲节无关,只和你的心有关。最后,用瘦人的歌词做结尾:当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 忧愁它是否围绕着你 噢 妈 请你别哭泣 当风霜写满你的脸胛 儿女们是否以离开了你 噢 妈 请你别哭泣 把爱全给你 把世界全给你 把爱全给你 把祝福全给你 噢 妈 当风浪再次把我淹没 才知道你是最坚强 噢 妈 请你别哭泣 别哭泣 把爱全给你 把世界全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