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4日星期五

“我失去了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

现在回忆接近十年之前的往事是否能够准确无误在我脑海形成完整的画面?我不确定。
“我失去了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这条qq签名让人寒透骨髓,我不敢去追究背后的意义,直觉告诉我那不会是好消息。
他在遥远的法兰西,因为时差关系,我们同时在线的机会少之又少,交流不过是偶尔的寒暄,不外乎最近怎么样,彼此回答些不着边际的只言片语,云云。
那个时候我们是同桌。住一个宿舍。
他的刻苦我是自叹不如的。他会秉烛夜读。他会呼哧呼哧做俯卧撑锻炼身体。他不会浪费任何一条时间。我们的共同爱好不多,除了足球,我们踢球水平都不怎么样。我不会去跟他谈论女人。我们不会一起出入网吧、游戏厅、录像厅,确切说,他不会去这些地方。他就是来学习的。你可以把他当着热爱学习的标版,复制在任何一个孩子身上,肯定是优秀的好学生。他有强大的自律性。
他上了中科大,而我,一所普通得无话可说的学校。我想那个时刻他的母亲定是世界上最为幸福的人。我可以想象得到他母亲写满风霜的脸庞绽露的幸福光芒。
我见过他的母亲。家长会的时候。
相当普通的一位中国女性。时尚和她无关,现代也离她十万八千里,她的头发、脸颊、衣着只与水稻、玉米和鸡鸭相关。和我的母亲没有任何两样。
上次我问他,半开玩笑地,准备定居巴黎了?
要回来的,还要呆四年。
我问,说法语?

我本来打算跟他说说女人,巴黎的女人,这个世界上最为时尚之地的女人,开开荤玩笑。最终我没有这样做。

而现在,她走了,永远的走了。
他什么时候回的绵阳我不知道。
她真的就这样突然走了。永远的。
在他心目中,她是最为伟大的女人。
在她心目中,他是最为值得骄傲的儿子。
愿天堂风景如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