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8日星期三

一夏夏

将自己拔得精光,在胸口啪啪啪打一身的水,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去,使劲甩动着双脚,将露出水面的白生生的屁股送入水底,一口气游到对岸,探出脑袋,阳光明媚。然后爬上岸上五六米高的岩石,对着对面的大山大声喊——啊——嗨——,在回声过来的时候让自己自由落体,无牵无挂的扑通一声扎入水中,一大团水花在我毫无杂念的裸体周围炸开,五彩缤纷。终于累了。趴在沙地上,将自己的那玩意儿压在身子下的沙子里,蓝天,白云,知了咦曰咦曰的懒叫着,就让那明晃晃的太阳狠狠的照耀我的小屁股我的背我的脖子我的双腿,狠狠的照耀。
这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虽然省城的天在这4月有点飘忽不定,终究阻挡不了夏天的到来。
夏天是裸泳的好季节。不过要在省城找到一处适合这样干的地方确实难得很,几乎不可能。想起自己最近的一次游泳还算是大学那会儿,一个小池子,其实就是死水一潭,隐约从水底升腾起氯气的味道,太阳也没有十年前的好,来回游了几趟,累得忽而嗨哟的。到现在近五年了,竟不曾游泳。实在让人唏嘘。还记得刚学会游泳那会儿,差点死在水底,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突然被一个浪花卷进水底,条件反射的紧闭双眼闭气,居然坚持到被流水冲出漩涡。为此想起年幼的时候祖婆婆讲给母亲的话,让小孩子注意水,河边注意安全。两件事情连起来,不由得让人怀疑世界上是否真有预见?
不管怎样,我还活着。
因为活着,这个春天遇见诸多美好,滋生诸多美妙的想法。
比如,想好了未来孩子的名字。比如,想当一回幼儿园老师。比如,唱一首儿歌。比如,买一朵大白菜,不知道怎么的,就想着要买一朵大白菜。比如,什么时候才能去裸泳呢?
嗯哼,在这个春天的尾巴上,许下一个迎接初夏的愿望,在未来实现,度蜜月的时候,裸泳应该纳入日程安排。嗯哼,不一定要有知了的咦曰叫声,但一定要重温把它埋在沙子里的感觉。就这样简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