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9日星期日

心的世界

也许每个拥有再怎样坚硬内心的人也会有脆弱乃至鹅毛轻抚就碎裂的一面,或者一点,哪怕这个点微乎其微,它发作的时候也会要人命,我想我的心内也会有那样的一个点的存在。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回忆中朝前迈步,从我记事开始,那些深藏在记忆深处的点点滴滴,有时候就是气温的一点变化也会惊起它们,让我在现实的生命里花去簌簌溜走的光阴去重播它们,有温暖,有苦涩,有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什么都有。它们和现实嫁接起来,拼接成一幅幅不明就里的画。
成都的三月,下了小雨,加了衣服,依旧感觉得到气温降低带给人的改变,楼下白的红的花开得温暖美丽,被这雨一滋润,徒增些许伤感。冷冷的,这新加的衣服好像是一个保护壳,包裹着我突然感觉脆弱的躯体——里面脆弱的那个内心。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现在的我是当年挎着猎枪上山打猎的我吗?现在的我是当年自做炸药到河里炸鱼的我吗?现在的我是去年面色凝重处理纷繁事物的我吗?不,不是。
有些思想有些情感,我往往选择文字用一种委婉的方式把他们承载,时光过去后,也许只有自己能够读懂它们。不过现在,这样的心境和感觉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文字掩盖。只好直白的写出来罢。
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就是想大声的哭!!!!!!!!!!!!!!!
没有具体原因的,这确实有点可笑了。一个大男人的,谈论哭。
这就是事实,想狂放的哭泣,让眼泪湮灭自己!湮灭掉呼吸和心跳,连灵魂也一块湮灭,让一切灰飞烟灭。
我实在是一个怕死的人,有时候想到死亡会胆颤,这样的人,不是厌世,不是逃避,不是,什么都不是,就是这样的一种异样感觉。
也许吧,人生是由好些阶段构成的,每一阶段都得有个说法有个总结,也许去年正好把我20多年的人生来了个歇斯底里的总结,够残酷。
总结之后,新的阶段开始。
在重新踏上路途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特别是在这个春天的冷雨夜。那些人和事,在一幅幅不明就里的画里重现,就像昨天。我不得不为那些过往唏嘘。这个时候,记忆里的美好和伤感互为镜像的在我脑海回荡,拨动我那隐藏的脆弱。
原来自己那一年那一年那一年背负着这样大的压力迈步自己却浑然不觉,只知道,你得像个英雄一样去面对去迎击去拨开云雾,只知道,那就是你应该做的,生命因此被赋予意义。
那确实是压力。压力一直在那里。我现在看见它们了,我正是背负着它们走到了这个春天。好多压力在这个春天跟我挥手,泪花在我眼眶打转,那是当年带给我困惑、彷徨的它们吗?这一刻,似乎正变成伤感的离别戏。它们把我带到新的车站,我独自下车,它们继续朝前,我将走出新的站台,迎接我的是新的春天。
无论怎样,那些一起走过的人和事,总是值得记忆和缅怀。一些人正享受着幸福,一些人正经受着困苦,一些人从我的生活中离开,一些人从我的生命里离开,一些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与此对应的,我的生命遇见新的人和事。
我会想起并梦到你,我的二伯,还有外公…
我会想起我们共度三年终以凄美收场那段生命历程中的你…
我会想起岁月磨蚀着容颜的老阿妈…
我会想起跨过一道道鬼门关的新生命…
我会想起你们…
认识我的不认识我的,熟悉的不熟悉的,请允许我在这个寂静的夜写下这些破碎的文字,它们之于别人也许一文不值,但这个时候至于我它们必须存在。
刚遇见的你,或者你们,请容许我忆起那些过往,也许往后的某天我还会忆起,请容许我这样做,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忆起,这让我感觉生命变得有厚度和宽度。

下吧,成都三月的小雨啊
再下大点也无妨
去吧
去尽情浇灌她的幸福之花吧
愿太阳升起的时候
照耀着你和你们开得烂漫的幸福之花
我也会在你和你们的远方
从窗台探出脑袋
想象着
你和你们七彩的窗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