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星期三

浅浅回望2008,然后,挎刀上路

经历2008,能够活着到今天的,已是最大的幸福,至少于我而言如是。那么,那些故去的人呢?有些夜晚,你在我的梦里出现;有些白天,你会在我的记忆深处出现。我没有刻意去缅怀你,却常常想起你。至少,活着的那些年月,你搏杀过,耕耘过,亦有收获,最最重要的,你是大家的开心果,也是自己的开心果,那么,足够了,生命在你略显短暂的岁月里,蓬勃浑厚。2008马上过去,相信你在天边过得愉快。
我总是在生命的路上思考生命的意义,因为彷徨所以思考。有时候会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遁入空门之士,那么,也许不久的将来,一所风雨飘摇吱呀作响的寒山寺,远道而来的香主啊,那双手合十幽幽步出的精瘦和尚,兴许就是我了。这只是我的一时缪想罢了。我终究是凡夫俗子,我逃开不了红尘。
2008,一切都一切不过是冥冥中命运的作弄,我没有办法纂改,但我以为,我选择了应有的态度。
2008,我有我的态度。
我感谢,真心感谢那些我认识与不认识的,那些我认识而他们不认识我的,那些认识我而我不认识他们的,恨我的,爱我的,讨厌我的,喜欢我的,崇拜我的,被我崇拜的,一面之缘的,杯酒之交的,遗忘的,忆起的......我感谢你们,我们一起走过2008。它让我更加进一步的认识现在面对未来。它让我变得更加强大,未来总是荆棘铺满着路途,我必须强大起来。
有你们相伴左右,我的生命五彩斑斓。
2009年,还是有一些期许:
好生做一份工作,年底时候能够自信的说给别人“我是一文案”;
学习一门技术,摄影或者驾驶或者其他什么;
出一次川,以旅行的名义;
阅读;
尝试写一个中长的文字;
买一把崭新的木吉他;
坚持住,不抽烟;
一定控制酒量。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在苗炜的身上照见了我的未来,为此,我挎刀上路。

2008年12月28日星期日

2008年12月27日星期六

哦,兄弟,我醉了,吐了爱情一地

兄弟我这么跟你说吧
我得发财
发财
这么大的财
然后首先买一副防雾眼镜兄弟我差点看不清你的脸庞了
我喜欢跟你喝两杯来来来别说那么多甩了甩了
我跟你说兄弟喂帅哥再来二两散装茅台兄弟
我跟你说我没有我的父亲能喝你知道他怎么说吗
来来来喝两盅两盅
我比给你看这么大的盅他结婚的嫁妆这么大够大吧
喂喂喂怎么搞的散装茅台两个二两搞快点
他现在老了上次他喝了八两然后骑自行车玩
八两还是不少吧
来来来随意随意
我喝八两肯定得死
你知道不我那姑娘跑了
跑了是啊
就是那姑娘你见过的跑了
跟别的男人跑了
你知道的我爱那姑娘真他妈的爱
爱死了

你还记得
喂帅哥撮半斤羊杂碎
我说到哪儿了
哦对你肯定记得那回我背着她在大街上跑吧
她就是要跑路
拦不住也追不上
我当然痛苦啊
你知道我为啥请你在这家店不
没有养成双的金鱼啊
我得发财
咱得发财知道不

我是一个诗人
但我想我命中是个作家
一位伟大的作家
我用一种语言写作
他们用至少八种语言给我出版
连那些胸毛长到脖子上的老外也争相阅读
我梦到过
这段时间我照镜子发现每天清晨都比昨天更帅一点
你瞧瞧
你养金鱼嗦
甩了
我想我现在得吟诗一首

爱情啊

咱得发财
不好意思
重新开始

爱情啊

为什么
你癌变了吗
我没法忘记你爱情同志
除非你把我切成羊杂碎
倒进250度的滚烫开水里
然后
来八两散装茅台为我陪葬
爱情同志你把我搞癌变了

兄弟咱得发财
发了喝茅台

2008年12月25日星期四

2008年12月21日星期日

就在明天i

9天,提前了9天,这是最坏现实下最好的消息了。
在此一并感谢那些直接间接给予关心和帮助的人们,佛祖保佑你们健康愉快。
人生宛若一部长篇,每个人都是它的作者。有的人可以一起呵成,哪怕它不那么跌宕起伏。我是不打算把它续写下去了。就此打住吧,主角以及配角的故事已经如同野马脱缰无法驾驭。最坏的处理方式,揉成一团远远的丢进废纸篓,那么好一点的结果就是,当成一个幼稚的短篇吧。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生活其实有很多细节可述。可以三个大男人喷着酒精在最后一排赏析《叶问》,可以三个大男人含情脉脉对坐肯德基吮吸杯装百事可乐,可以五个大男人大声吆喝着混战十年前的游戏,可以五个大男人塞进喘着粗气的不知名汽车前行十米下车吃饺子喝酸汤。一切不亦乐乎。
哪怕信仰缺失,生活再怎么也残酷不到靠拳头在日本人手中换白米吧。
天亮以后,Y将揉着惺忪的双眼走下站台,远远的,望见老母亲;Z的班机就将飞离地面,落地后的第一泡尿里,兴许还残留昨晚共饮的红星二锅头少许。
接下来呢?同志们,新的故事开篇:
苍山如海,残阳似血......

2008年12月18日星期四

2008年冬月廿一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顾无言地送赠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
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
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
爱意宽大是无限
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25年前的今天,一把冰冷的剪刀唤醒的第一声啼哭掩藏着你只有你懂的痛楚,第三天,天筛鹅毛,河床裸露,溪水寒流,新生命的旅程就此从最寒季启程。
此刻,让我在心底默默的唱给你听,真的爱你

2008年12月14日星期日

2008年12月11日星期四

KILIMANJARO



TO THE ROOF OF AFRICA

2008年12月10日星期三

The Doors


L to R: Morrison, Densmore, Manzarek, and Krieger, in a frequently used 1966 picture of the band.

“如果一年之内我不能找到发挥创造力的新形式,那我无非是一个只会怀旧的怪胎。”

the end

2008年12月9日星期二

橘黄天蓝

它,或者说“它们”,已经不记得具体什么时候被七手八脚从货箱卸下并钮在这条不宽的水泥路边上,反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从那一刻起,它,或者说“它们”,眼前的水泥路上过往着行人和不多的汽车,马路对面,一排梧桐树,而正对着的那棵格外的粗壮,直径足有下面那条四人木椅长度的三分之一,是够大的。但,它,或者说“它们”,记得那天是个梧桐树叶纷飞的日子。那天的风把梧桐树背后、红砖墙前的一丛细小竹子吹得一摇一摇的,发出沙沙的声响。晚些时候,木椅上一左一右坐着一对年轻人,女孩和男孩。男孩起身,快步走过来伸长了手臂前倾身子把一个东西丢进去,那是一个空空的奶茶杯子,塑料的。在那之前,男孩拿着它喂给女孩。男孩快速转身,快速回到女孩身边。女孩露出浅浅的笑,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男孩放下靠在椅背上的右手,搂住了女孩的右臂。女孩把头靠近男孩靠近颈项的肩膀,紧紧的埋在上面。女孩暖暖的感受到左边眼睛眉毛上方男孩略显急促的吸气呼气,几丝头发在那里和着拍子。
“咦,什么时候安装的呢?”
“今天上午?昨天好像都没有吧。”
“是啊。”
“多漂亮的。一个橘黄的,一个天蓝的。”
“应该是一对。它们是一对。”
“嗯。那你刚才丢在哪边呢?”
“呃,嗯...好像是蓝色的?好象是。”
“应该丢橘黄色的吧?你这个笨娃。”
“下次改正!笨猪。”
它,或者说“它们”在上午的时候还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我”还是“我们”,不过在一个叫做“笨娃”的男孩和一个叫做“笨猪”的女孩的对话中,终于确定了——“我们”,不是一个,是一对,就像灰色的男孩和白色的女孩,是分别独立的一个而又组成一对。
“对了,我有个秘密。”笨猪扬起头看着笨娃。
“什么秘密?”
“现在不说,过几天你就知道了。”笨猪说着,露出白白的牙。
笨娃笑而不语,伸出手做了一个揪笨猪红彤彤脸蛋的动作。

它们的眼前,四人木椅上总是坐着两个人,鲜有坐满四个人的情况发生——往往是名叫“笨娃”的男孩和名叫“笨猪”的女孩。
梧桐树的叶子似乎在几夜就飘落。这天,精光的梧桐树下,四人木椅上笨娃和笨猪两人紧紧坐在一起。它们看见笨猪把一条围巾从一个咖啡色的纸袋中取出来,是条白色的围巾,是她现学现编织的,花了她差不多半个月时间,把它系在笨娃的脖子上,真帅,不光笨猪这样讲,它们也这样觉得。笨娃一时说不出话来。它们看见笨娃把笨猪紧紧的搂在怀里,紧紧的,两条围巾交织在了一起。
“砚湖深千尺,那幸福何止千尺,愿这砚湖水在这个寒冬连同幸福冻成千年寒冰亘古不化,永不消融。”
它们知道了背后有一个叫做“砚湖”的湖。
往后的好多日子里,大雪纷飞的日子,倾盆大雨的日子,节庆的日子,普通的日子,或者水泥路面荡起一幕幕热浪的炙热夏日,它们在笨娃和笨猪那里,知道了除去梧桐树、四人木椅、红砖墙以及水泥路上的行人、汽车、猫狗之外的更多世界。它们背后不光有一个砚湖这么简单——湖里有金色的鱼和红色的鱼,湖岸上有成列的垂柳,湖中心有一个四层楼的图书馆,它们两边有一大丛夹竹桃,第一个夏天开满了花。有些夜幕下,它们听见他们在四人木椅上拥吻,哪怕正好有脚步声在水泥路上响起。两年多以来,它们坚决的认为那是他们专属的木椅,两人用的四人木椅。如今的它们已经不是当初那么光鲜的橘黄和天蓝,它们的表漆开始剥落,斑驳不堪,更为可气的是,鸟儿隔三岔五的落在上面唱歌拉屎。
四人木椅上,越来越多的是陌生的面孔,笨娃和笨猪也来,但是比起当初,已经远远不如当年那么频繁了。更为不同的是,他们似乎在拉开坐在一起的距离,他们之间那条缝隙逐渐拉大,成了一扇窗户。他们似乎忘记的对方的名字——“笨娃”和“笨猪”。似乎叫他们“男孩”和“女孩”更为准确。它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就在前几天,只有男孩一个人坐在四人木椅上。四人木椅,一个人。这在以前,是很少见的。特别是男孩一个人。后来,男孩隔三岔五的一个人在那里。没有女孩。
这天。精光的梧桐树下。男孩一个人。不同以往的是,男孩是口对着墨绿的玻璃瓶坐在四人木椅上。男孩一口气把玻璃瓶喝得底朝天。
它们看见男孩捏着半截露出锋利玻璃棱角的瓶子踉跄着走过来了。前四十秒,男孩的举动吓了它们一大跳——玻璃瓶在男孩手中狠狠的砸在梧桐树干上,砰的一声,瓶底粉碎,那一击,足以抖落一地的梧桐树叶——若是当时树上还有叶子的话——它们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男孩,一个像似被鸟站在头上拉了屎的男孩。在男孩还未将手里的残破的瓶子丢进来的前三秒,它们已经闻到一股浓烈的白酒气味,笼罩在男孩的四周。那是一个白酒瓶子,56度的。
男孩消失在它们的视线范围。
它们不知道该如何起草感慨,一辆汽车在它们面前,突突的制动,排气管的热气几乎扑在它们的脸上。
“这个垃圾箱早该换了。”
接下来,似一场梦。它们被钮下,它们看见离水泥地越来越高。风在耳旁呼的一声划过,一块黑色的铁板迎面飞来,砰的一声,睁开眼睛发现它们已经躺在货箱里,大概三年前它们就躺在这样的货箱里。往事快速闪过,确实像一场梦。它们对刚才那个黄褂子口中的“这个”产生了怀疑:“这个”当然是指代“它们”了,那“它们”就不应该是“它们”,而是“一个”,不是两个组成的“一对”——“它们”,是一个,它们本来是一个,它们也只能是一个,不是一对。
汽车再次响起的突突声终止了它混乱的思绪,空空的四人木椅在远去。它看见那里一个全新的取代了它,橘黄色和天蓝色,“它”看起来真像一对。

2008年12月8日星期一

“INFP”(内向+直觉+情感+知觉)

理想主义者,忠于自己的价值观及自己所重视的人。外在的生活与内在的价值观配合,有好奇心,很快看到事情的可能与否,能够加速对理念的实践。试图了解别人、协助别人发展潜能。适应力强,有弹性;如果和他们的 价值观没有抵触,往往能包容他人。

INFP把内在的和谐视为高于其他一切。他们敏感、理想化、忠诚,对于个人价值具有一种强烈的荣誉感。他们个人信仰坚定,有为自认为有价值的事业献身的精神。
INFP型的人对于已知事物之外的可能性很感兴趣,精力集 中于他们的梦想和想象。他们思维开阔、有好奇心和洞察力,常常具有出色的长远眼光。在日常事务中,他们通常灵活多变、具有忍耐力和适应性,但是他们非常坚定地对待内心的忠诚,为自己设定了事实上几乎是不可能 的标准。
INFP型的人具有许多使他们忙碌的理想和忠诚。他们十分坚定地完成自己所选择的事情,他们往往承担得太多,但不管怎样总要完成每件事。虽然对外部世界他们显得冷淡缄默,但INFP型的人很关心内在。他们富 有同情心、理解力,对于别人的情感很敏感。除了他们的价值观受到威胁外,他们总是避免冲突,没有兴趣强迫或支配别人。
INFP型的人常常喜欢通过书写而不是口头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当INFP型的人劝说别人相信他们的 想法的重要性时,可能是最有说服力的。
INFP很少显露强烈的感情,常常显得沉默而冷静。然而,一旦他们与你认识了,就会变得热情友好,但往往会避免浮浅的交往。他们珍视那些花费时间去思考目标与价值的人。

您适合的领域有:创作性、艺术类 教育、研究、咨询类等
您适合的职业有:· 心理学家· 心理辅导和咨询人员· 人力资源管理· 翻译· 大学教师(人文学科)· 社会工作者· 图书管理员· 服装设计师· 编辑· 网站设计师· 团队建设顾问· 艺术指导· 记者· 口笔译人员· 娱乐业人士· 建筑师· 社科类研究人员· 教育顾问· 各类艺术家· 插图画家· 诗人· 小说家

http://www.psytopic.com/mag/post/mbti-career-personality-test-psytopic-special-edition.html

2008年12月5日星期五

2008年12月4日星期四

乱伦?

为提神买雀巢咖啡附赠了咖啡杯一枚,它洁白温润的身上有对称的一对图案:冰蓝的feel cool以及火热的get hot。有时候我用它泡碧潭飘雪。总觉得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它飘出的不是古筝琵琶而是钢琴萨克斯。专门买了褐色的紫砂杯才终于纠错。
然后,紫砂杯冲一杯咖啡,或者冲一杯豆浆,前者给人感觉在洪水季的大河里用夜壶舀起半壶河水;后者——它变成了一个乳胶漆罐子。

2008年12月2日星期二

新的传说

你铮亮的煤油打火机跳动着幽蓝的火焰,燃烧的烟叶在烟斗上忽明忽暗,一阵烟雾对面是你铿锵而棱角分明的脸庞,你说话时跳动的八字胡根根劲道;
你肩挑背扛健步如飞,谁能知道你遒劲手腕高高冒起的血管里汩汩流淌着八十年的酒精岁月;
那天我推开弥漫着药剂酒精味的走廊尽头那间小屋的木门,床榻上,依稀还能看到传说与故事中的那个你,若干天之前刚刚接受了你人生中唯一的重大手术,它让你元气大伤,该死的肿瘤来者不善;
即便如此,你依然放不下你的烟斗,还是那枚打火机,幽蓝的火焰,氤氲的烟雾,你调侃着刚刚刚刚离去的护士这么不温柔你八辈子也不会娶这样的女人,围在团转的儿孙们笑出声来;
今天,我得知你去了远方。
那条山间小溪流淌的每一滴,那座座大山的每一粒泥土,每一块石头,每一棵树,每一声鸟叫虫鸣,都将留有你的传说,永生永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