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3日星期三

巫妖二

没有风,也没有雨。
首长站在台上讲话,正经,严肃。台下站着工人、农民、商人、解放军和记者等,正经,严肃。
音乐哀伤。
他们100%在哀伤?只有鬼知道。
中国历法有农历和国历一说,当满屏幕的知识分子谈论着५।12周年的时候,其实在好多好多灾区农民那里,他们认为的周年祭已经提前过了。
伟大的知识分子。
你们的血液和首长当日脚下的地毯一样殷红。

2009年5月11日星期一

四川欢迎您

前些天看贵国新闻,镜头里墨西哥友人回国临行前人手一套贵国土特产和世博吉祥物,言外之意是“您慢些走啊,记得常来玩啊。”看得出来,当局故意煽情给全世界看,以此说明贵国热情好客有情有义温柔贤惠。可是墨西哥人自踏上上下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华夏大地那一刻就被感化了,美洲的热烈奔放就此被贵国悠久而灿烂的文明殖民了,所以直到舱门关闭墨西哥友人都显得特别淡定,个个挂着标准身份证照的脸面呼啸着直插云霄,消失在贵国上空。又看新闻,镜头里京城机场大厅一大官亲自挂帅坐镇第一线迎接着一拨又一拨的国际航班,大官对着镜头面容安详,谈话用辞极尽遣词造句之能,诸如“务必”,“坚决”,“第一时间”,“专家”,都是不错的词语。传达的意思是,宁可误隔离一万,坚决放过一例——就算贵国诞生第一例,坚决不准源于京城,要诞生,其他城市诞生去。好家伙,就在贵国大小咽喉声音哽咽着骄傲地诉说着(就差刊发号外了)奥巴马的场子有些H1N1失控的时候,包某某就携带着H1N1取道日本国海归了。京城机场那大官现在恐怕正唏嘘不已,NND,还好这兄台跑到四川疑似去了,不然怎么面对紫禁城内外的父老啊,以及CCAV的女记和摄像大哥啊。我虽然识得好几十味中草药,但是面对“5月10日上午,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两次复核检测,结果均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弱阳性。”实在想不明白,都两次复核了怎么还是“我国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疑似病例”,你说这要二到啥程度才算“确诊”呢?新闻上说,各路专家已经紧急杀到四川省城了,他们围坐在会议室,面色凝重,看几位头发稀疏者应该是专家不假,他们正喝着“医保”矿泉水摊开文件研究,再研究。然后双流机场步履蹒跚地跟着启动预案了。表面上看,130余同机者已经被找到,剩下一二十看似不过是小数目。会不会出现生化失控?谁知道呢!512周年祭一个日落日升就到了,各路明星请多解一颗纽扣坦荡荡的来灾区我型我秀吧,作为一个四川人,这里先欢迎您。首先欢迎的就是余教授,教授又湿了。大夏天的,据不完全统计,现在还有几十万鲜活生命住在板房里蒸桑拿,白天黑夜的这样蒸也不是回事,久旱恰逢及时雨,这不,秋雨马上来了,不光湿透了,还凉快。

2009年5月10日星期日

爱不在母亲节

时间相当可怕。造物主让人来到这个世界,同时给人一份时间,人带着一路前行,丢不掉,想要更多更是不可能。时间同时又是最完美的大同世界。在时间身上,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黑白颠倒,看不到潜规则,看不到七情六欲三妻四妾。在不同空间,围绕着时间发生着花花绿绿。
此为题记。

今天是母亲节,对母亲表达爱意的节日。除了满大街拿母亲节说事要人进商场血拼外,今天,也许你给母亲送上一束康乃馨,也许你亲手烹制一份美味给母亲,也许你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也许你给母亲发去一条祝福短信……你都用你的方式表达着对母亲的爱,这很好。也有不少人不知道今天是母亲节,或者不知道有“母亲节”这个节日。也许你都知道,但是你只是默默在心里祝福她。也许你认为这很矫情,你不需要那些形式的东西。也许你心里特别想对母亲说我爱你,但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不管怎样,设有这样一个节日总是好事,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来的。古往今来,文学歌颂母爱,歌曲歌唱母爱,光这一点就足以说明母爱值得毫无保留地歌赞。今天我在心底哼唱着关于母亲的歌,算是表达对母亲的爱。若我是一个歌手,我希望能够在舞台上用《真的爱你》开篇,不少人把beyond的《真的爱你》当做恋爱情歌吟唱,其实它讲的是母爱。那些离开母亲远到其他城市生活的人们,希望你下次喝着百威两眼迷离手握话筒嘶哑着嗓子ktv这首《真的爱你》的时候,脑海里想着的不是把某个心意的女人连同丝袜高跟鞋一并丢到五星酒店的床上,但愿你能依稀想起远方的老阿妈。时间让我们成熟长大,时间同时让风霜写满母亲的脸颊。当我们离开母亲的身边,感觉到自己长大了成熟了,在另一个空间,母亲默默的老去了。

时间确实可怕。
又是相当长时间没有打球了,今天乘坐5路公车去到财大打了四个小时。长时间不这样运动,感觉相当吃不消。跳不动跑步起来了。老了吗?有时候会跟以前大学同学说起现在偶尔打打篮球就感觉不如当年了。我们往往会用“老了”来描述彼此的感觉。“老了”,这样的词汇用在我们这样年龄的人身上想想确实可笑。时间不止,空间变换。一些以前常做的事情突然变得不规律,后来干脆戛然而止了,往往让人唏嘘。
我曾经写了一首诗,叫《大城市》:
它们从栅栏里伸出乌七嘛黑的脸
看我拉屎
我低头
一截大便从肛门脱落
砸在俺娘的月经带上
多年以后我关上房门
反锁
揭开盖子
一池清水倒映着我的脸庞
以及
老二
我看到雪白的瓷碗装满回锅肉和白米饭

诗是不需要解释的,你理解到了就理解到了,沟通不了你的情感再如何解释也没有办法。这只是个人感受的表达而已。和文学无关。你会注意到里边的“月经带”三个字,也许这让你读起来感觉不适。月经带因为月经而存在。月经从一个侧面说明女人的身体变化,和岁月变化。对于一对想要小宝宝的夫妇来说,好几个通宵奋战之后最好的消息就是某天她的月经戛然而止了。这确实是喜讯。因为你要当爸爸了,你要当妈妈了。这样的感情是相当富有沟通力的,好些广告作品以此为情感切入点贩卖产品和品牌。而对那些尚未做好为人父母的小年轻来说,一些“不注意”造成这样的情况最多不过是让人不安而已。对我们的母亲来说,这是件残忍的事情。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而我们的母亲也许就在某天永远和月经说再见,从这一天开始,母亲真正的老了,至少从生理上来说如此。那些我们年少时候母亲因为月经受了风寒着了凉动了冷水落下的病因开始加速闹腾起来,直到生命的最后,想来同样让人唏嘘。21世纪科技高度文明,就算在这样的社会,也不是每个女人能够用得上卫生巾的,更别说时光倒退二十年的中国农村。我的母亲那些风华的岁月就书写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二十个春秋。那个时候也许没有卫生巾,至少在家乡的小商店里不会有售卖。我现在依稀记得老房子的外墙上绷着的绳子上偶尔会挂着父亲三指宽的用红布缝制的带子,两头有细长的绳子,这就是月经带,母亲的。用得太旧了就会丢进厕所里,变成粪水的一部分,被浇进地里。上面的诗就来源于此。我要说,无论我去到怎样的大城市,我会一直念着母亲,尽量去理解他们,不再要求他们为我而改变什么,始终拥有一个包容的心态。不少人越大越和他们距离越疏远。也许只在“母亲节”表表善意。我要说,“母亲节”不要承载太多,不要把对母亲的爱都承载在这一天上。与其这样,我倒是愿意看到除却这一天以外的所有日子,人人都爱ta的母亲,就算在“母亲节”你什么也不做。“母亲节”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反而不是好事情。对母亲的爱,细水长流最好。不要说你很忙,“很忙”是相当扯淡的托辞,罪大恶极。那么,好好爱你的母亲,以及你的孩子的母亲。这样的爱,和母亲节无关,只和你的心有关。最后,用瘦人的歌词做结尾:当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 忧愁它是否围绕着你 噢 妈 请你别哭泣 当风霜写满你的脸胛 儿女们是否以离开了你 噢 妈 请你别哭泣 把爱全给你 把世界全给你 把爱全给你 把祝福全给你 噢 妈 当风浪再次把我淹没 才知道你是最坚强 噢 妈 请你别哭泣 别哭泣 把爱全给你 把世界全给你

2009年4月27日星期一

沙尘暴走了我就来了

那一年,我还小,被带着去绵阳看他的肝炎。那是个大夏天,去的路上,中巴车上热得要命,从窗口买了袋果汁大冰,厚实的塑料袋密封着包裹着绿色的液体,插进吸管就能喝到爽口的甜甜的冰水,五毛一袋,小贩们推着永久或者凤凰自行车驮着小的简易冰箱在大街小巷吆喝着“冰糕雪糕果汁大冰”。比起五分一支的冰糕以及一毛两毛的雪糕,果汁大冰算是高档货。其实那玩意儿就是往洗脚盆里冲自来水加些色素糖精往冰柜一冷冻的半自动工业产品。在当时,它确实美味又解渴。我喝完一袋,吸得一点空气没有才算完,不想浪费一丁点残留的“果汁”,问我还要不要再来一袋,嘴里说着不要了心里可想再来它个三四袋了,一来黄军是个腼腆有教养的人,二来黄军觉得五毛算是大价钱,一袋,知足了。售票员说这孩子需要买票。他说这么小的娃娃怎么要票呢!售票员说那半票。他瞪了售票员一眼。售票员说不买票可以,不过不许坐座位。他站起来,撂起齐肩的长发。最终我们坐着到了绵阳,只买了一张票。

大夫把脉,问了些问题,问题不多,然后我看见抽屉被拉开,那些瓶瓶罐罐里的红的黑的药粉被舀到事先铺就的草纸上。就这些类似面粉豆粉的东西价钱可不是一两包果汁大冰能够比的。大夫数着一沓钞票,一边说回去买些猪蹄做药引用砂锅炖了喝汤。绵阳之于我最大的兴趣点在于我可以看见火车了。出了医院不远就到了火车站。我听见火车的汽笛声,兴奋的朝铁栅栏的空隙中往里望,只看见好大的车厢呼啦啦地开过去,我踮起脚尖伸长脖子硬是没有看到我最想看见的火车轮子。我想看看火车轮子是不是把铁轨卡着在跑。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事实恰恰相反。也是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肝炎可不是简单的问题。
那年夏天从绵阳回去后的一个夜晚。我们坐在门前河边的沙地上。月冷风冷。他念出一首诗,他说是他写的:
青山清水青又清,人在世上说不清,今日还在笑谈声,不知何日归红尘。
我知道我们那里山清水秀,不过我不明白什么是“红尘”,他说以后你就知道了。多年以后,我庆幸他终于战胜病魔。

时间就这样过去很多年。我最近常到绵阳这座城市。除却以上的记忆,关于绵阳,距离最近的印象算是大学时候的一次科技之旅了。那年我们被组织着来到这座科技城市参观长虹科技馆。看旧电视新电视和概念电视,黑白的彩色的,小尺寸的大尺寸的。看不出有多少科技在里面。倒是记得楼的外立面挂着一块大的显示屏,当时正播放着类似新闻联播的新闻类节目,无趣的很。街道对面一小块空地上的市民健身设施更讨人欢喜,大家推、拉、卧、举,嘻嘻哈哈,拍照摄影。看来我们更适合被组织者参观城市基础建设,而不是这种乏味的所谓科技展。要我说,大楼上的显示屏是最需要好好被展示的,那显示效果可不怎样。

近段时间在801公车上看到光友粉丝的广告,看着画面上类似苏格兰纯情少女的模特挎着一篮子红薯,真为光友的红薯感到自豪,再看文字却说什么纤维淀粉去了,太扫兴了。真是白白浪费这么安逸的姑娘。本来想自己一厢情愿把光友粉丝设定成绵阳的代表性事物,而不是长虹。早先看到长虹大门口的牌子“工”字是后期修不过的,还遗留着乳白的胶漆痕迹,太煞风景,这怎么国际和科技呢!干脆叫长虫好了。如此看来,光友和长虹都不是我心仪的绵阳标志——也许是“828”?

王三表来到成都,说以为记住廖记棒棒鸡就能参照着被指引着走回酒店,结果从日走到夜也没有找到原来的酒店。后来人们告诉他,在成都,凡是像样的十字街头都有廖记棒棒鸡。王三表感慨道这玩意儿和成都美女的数量有得一拼。这算是成都的一大特色吧。但是绵阳呢?我就知道比成都干净些。除此之外呢?前天晚上一起去卡拉OK后,我问这距离你家多远。XJ有些诧异,你不是来过几回了哇?对于我这种天生不带方向基因的人来说,要在一个到处都是一样的树木一样的十字街口一样的建筑的城市辨别方向,你得给我全身武装司南罗盘和GPS,必要的话,还得配备导盲犬一条。一座城市的的性格是多方面构成的,除了上面说的一些,天气是不得不说的。科学数据说一个立方的空气40毫克的微粒是评判标准,在北京,这个数字超过140。成都其实好不到哪儿去。绵阳相对好一些。不过前些天突然的沙尘天气突袭绵阳让人不禁捏一把汗。压根不会想到沙尘天气会和绵阳这座卫生城市有关系。现实中谁也拿不准什么时候一盆冷水就浇头上了。这也恰好说明地球是圆的,也许今天是沙尘暴,明天就是盆子大的冰雹。我还是认为这是少数事件。绵阳不会是北京。

早上的时候,收到短讯“你起穿了吗?”这是什么意思?一想,哦,明白了。起床了穿上衣服鞋袜没有?看见没有,这就是汉语的伟大之处,也许世界上只有中国汉字才有这样的性格,出其不意的带给你惊喜。回想起头天晚上那些姑娘,他们还真是有些疯狂的。还好没有大肆喝酒。不然真会出现李大眼处女小说中的场景:川航的空姐在空瓶子喝高了,到后来都穿着丝袜露着大腿跳桌子上去了。这才是疯狂。说句实话,我还是想学学舞蹈的。灯红酒绿的我却不知道怎么调动这些关节,它们不受我控制,还没有动起来我就感觉到整体组合起来那动作难看得要命。但是有一回在阿坝州和少数民族朋友却能唱起来跳起来,那会喝的咂酒不是啤酒,不是灯红酒绿而是红的花绿的草,天蓝蓝水悠悠。酒可以喝一点,饭是每顿必须的。

午饭照例在没有方向感的老板娘店里解决。吃了两大碗米饭。单单从物理层面讲,谈不上好吃。大米兴许就是本地货,和什么东北、泰国压根没关系,还是陈谷子。可就是吃着愉悦。有文字说美食除了色香味形还和声音有关,一是事物本身的声音,比如烧烤的哧哧,火锅的嘟嘟,等等,另一方面是你嚼在嘴里声音,往肚子里吞的声音,打嗝的声音,等等。我现在发现,这还不够——爱情才是最上品的美食佐料——下次去吃米粉。

2009年4月24日星期五

“我失去了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

现在回忆接近十年之前的往事是否能够准确无误在我脑海形成完整的画面?我不确定。
“我失去了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这条qq签名让人寒透骨髓,我不敢去追究背后的意义,直觉告诉我那不会是好消息。
他在遥远的法兰西,因为时差关系,我们同时在线的机会少之又少,交流不过是偶尔的寒暄,不外乎最近怎么样,彼此回答些不着边际的只言片语,云云。
那个时候我们是同桌。住一个宿舍。
他的刻苦我是自叹不如的。他会秉烛夜读。他会呼哧呼哧做俯卧撑锻炼身体。他不会浪费任何一条时间。我们的共同爱好不多,除了足球,我们踢球水平都不怎么样。我不会去跟他谈论女人。我们不会一起出入网吧、游戏厅、录像厅,确切说,他不会去这些地方。他就是来学习的。你可以把他当着热爱学习的标版,复制在任何一个孩子身上,肯定是优秀的好学生。他有强大的自律性。
他上了中科大,而我,一所普通得无话可说的学校。我想那个时刻他的母亲定是世界上最为幸福的人。我可以想象得到他母亲写满风霜的脸庞绽露的幸福光芒。
我见过他的母亲。家长会的时候。
相当普通的一位中国女性。时尚和她无关,现代也离她十万八千里,她的头发、脸颊、衣着只与水稻、玉米和鸡鸭相关。和我的母亲没有任何两样。
上次我问他,半开玩笑地,准备定居巴黎了?
要回来的,还要呆四年。
我问,说法语?

我本来打算跟他说说女人,巴黎的女人,这个世界上最为时尚之地的女人,开开荤玩笑。最终我没有这样做。

而现在,她走了,永远的走了。
他什么时候回的绵阳我不知道。
她真的就这样突然走了。永远的。
在他心目中,她是最为伟大的女人。
在她心目中,他是最为值得骄傲的儿子。
愿天堂风景如画。

2009年4月14日星期二

冰箱知道你究竟干了什么

从你打开衣柜的那一刻开始
你就陷入了犹豫不决
好像这些衣服你从不曾穿着过
你不知道那一件更适合你
或者说哪一件更适合第二天
款式
面料
颜色搭配
哦 天啦
这足够疯狂
直到最后你把它们铺满了床
你还是不知道究竟要穿哪一套
你的额头渗出了汗珠
每一颗汗珠映着衣服们冲你咧开嘴的怪笑

它听到你了
你带着砰砰的心跳
蹑手蹑脚走到它的跟前
它早就感觉到你的呼吸了
你轻轻地拉开门
生怕它叫出声
它看到你的手在抖动
倒不是因为里面的寒气
你选择了甜的和咸的
其实你那一刻根本没得选
你就想着尽快干净利落
然后迅速逃离现场
你以为你做得不留任何蛛丝马迹
你抚摸胸口
嘴角的浅笑显露出你的暗自庆幸
你还真以为呢

它们跟着你坐上了火车
一段不算远的旅程过后
它们遇见了小白菜相
对于它们来说
这得算大白菜
水火交融在它们之间轰轰烈烈地发生
夜色下
就着昏黄的灯光
实在美妙得歇斯底里

不自觉地
我也卷进这起错综复杂的案件
不管怎样
我也只是从犯
若真东窗事发
我会自首的
还会勇敢检举
争取宽大处理

我可不想隔着玻璃拿着电话跟我儿子通话

2009年4月8日星期三

一夏夏

将自己拔得精光,在胸口啪啪啪打一身的水,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去,使劲甩动着双脚,将露出水面的白生生的屁股送入水底,一口气游到对岸,探出脑袋,阳光明媚。然后爬上岸上五六米高的岩石,对着对面的大山大声喊——啊——嗨——,在回声过来的时候让自己自由落体,无牵无挂的扑通一声扎入水中,一大团水花在我毫无杂念的裸体周围炸开,五彩缤纷。终于累了。趴在沙地上,将自己的那玩意儿压在身子下的沙子里,蓝天,白云,知了咦曰咦曰的懒叫着,就让那明晃晃的太阳狠狠的照耀我的小屁股我的背我的脖子我的双腿,狠狠的照耀。
这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虽然省城的天在这4月有点飘忽不定,终究阻挡不了夏天的到来。
夏天是裸泳的好季节。不过要在省城找到一处适合这样干的地方确实难得很,几乎不可能。想起自己最近的一次游泳还算是大学那会儿,一个小池子,其实就是死水一潭,隐约从水底升腾起氯气的味道,太阳也没有十年前的好,来回游了几趟,累得忽而嗨哟的。到现在近五年了,竟不曾游泳。实在让人唏嘘。还记得刚学会游泳那会儿,差点死在水底,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突然被一个浪花卷进水底,条件反射的紧闭双眼闭气,居然坚持到被流水冲出漩涡。为此想起年幼的时候祖婆婆讲给母亲的话,让小孩子注意水,河边注意安全。两件事情连起来,不由得让人怀疑世界上是否真有预见?
不管怎样,我还活着。
因为活着,这个春天遇见诸多美好,滋生诸多美妙的想法。
比如,想好了未来孩子的名字。比如,想当一回幼儿园老师。比如,唱一首儿歌。比如,买一朵大白菜,不知道怎么的,就想着要买一朵大白菜。比如,什么时候才能去裸泳呢?
嗯哼,在这个春天的尾巴上,许下一个迎接初夏的愿望,在未来实现,度蜜月的时候,裸泳应该纳入日程安排。嗯哼,不一定要有知了的咦曰叫声,但一定要重温把它埋在沙子里的感觉。就这样简单。

2009年4月3日星期五

这一夜,全世界与我无关

放下贫富贵贱
放下喜怒哀乐
不关心天气冷暖
不关心战争和平
去他的今天报纸头版
去他的今天网站头条
远处的犬吠与我无关
近处的霓虹与我无关
谁在乎电视播放什么直播比赛
谁在乎电台插播哪条路况信息

你的呼吸是我听觉的全世界
你的曲线是我视觉的全世界
你的温润是我触觉的全世界
你的芬芳是我嗅觉的全世界
你的甘美是我味觉的全世界

这一夜,全世界与我无关

2009年3月29日星期日

心的世界

也许每个拥有再怎样坚硬内心的人也会有脆弱乃至鹅毛轻抚就碎裂的一面,或者一点,哪怕这个点微乎其微,它发作的时候也会要人命,我想我的心内也会有那样的一个点的存在。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回忆中朝前迈步,从我记事开始,那些深藏在记忆深处的点点滴滴,有时候就是气温的一点变化也会惊起它们,让我在现实的生命里花去簌簌溜走的光阴去重播它们,有温暖,有苦涩,有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什么都有。它们和现实嫁接起来,拼接成一幅幅不明就里的画。
成都的三月,下了小雨,加了衣服,依旧感觉得到气温降低带给人的改变,楼下白的红的花开得温暖美丽,被这雨一滋润,徒增些许伤感。冷冷的,这新加的衣服好像是一个保护壳,包裹着我突然感觉脆弱的躯体——里面脆弱的那个内心。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现在的我是当年挎着猎枪上山打猎的我吗?现在的我是当年自做炸药到河里炸鱼的我吗?现在的我是去年面色凝重处理纷繁事物的我吗?不,不是。
有些思想有些情感,我往往选择文字用一种委婉的方式把他们承载,时光过去后,也许只有自己能够读懂它们。不过现在,这样的心境和感觉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文字掩盖。只好直白的写出来罢。
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就是想大声的哭!!!!!!!!!!!!!!!
没有具体原因的,这确实有点可笑了。一个大男人的,谈论哭。
这就是事实,想狂放的哭泣,让眼泪湮灭自己!湮灭掉呼吸和心跳,连灵魂也一块湮灭,让一切灰飞烟灭。
我实在是一个怕死的人,有时候想到死亡会胆颤,这样的人,不是厌世,不是逃避,不是,什么都不是,就是这样的一种异样感觉。
也许吧,人生是由好些阶段构成的,每一阶段都得有个说法有个总结,也许去年正好把我20多年的人生来了个歇斯底里的总结,够残酷。
总结之后,新的阶段开始。
在重新踏上路途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特别是在这个春天的冷雨夜。那些人和事,在一幅幅不明就里的画里重现,就像昨天。我不得不为那些过往唏嘘。这个时候,记忆里的美好和伤感互为镜像的在我脑海回荡,拨动我那隐藏的脆弱。
原来自己那一年那一年那一年背负着这样大的压力迈步自己却浑然不觉,只知道,你得像个英雄一样去面对去迎击去拨开云雾,只知道,那就是你应该做的,生命因此被赋予意义。
那确实是压力。压力一直在那里。我现在看见它们了,我正是背负着它们走到了这个春天。好多压力在这个春天跟我挥手,泪花在我眼眶打转,那是当年带给我困惑、彷徨的它们吗?这一刻,似乎正变成伤感的离别戏。它们把我带到新的车站,我独自下车,它们继续朝前,我将走出新的站台,迎接我的是新的春天。
无论怎样,那些一起走过的人和事,总是值得记忆和缅怀。一些人正享受着幸福,一些人正经受着困苦,一些人从我的生活中离开,一些人从我的生命里离开,一些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与此对应的,我的生命遇见新的人和事。
我会想起并梦到你,我的二伯,还有外公…
我会想起我们共度三年终以凄美收场那段生命历程中的你…
我会想起岁月磨蚀着容颜的老阿妈…
我会想起跨过一道道鬼门关的新生命…
我会想起你们…
认识我的不认识我的,熟悉的不熟悉的,请允许我在这个寂静的夜写下这些破碎的文字,它们之于别人也许一文不值,但这个时候至于我它们必须存在。
刚遇见的你,或者你们,请容许我忆起那些过往,也许往后的某天我还会忆起,请容许我这样做,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忆起,这让我感觉生命变得有厚度和宽度。

下吧,成都三月的小雨啊
再下大点也无妨
去吧
去尽情浇灌她的幸福之花吧
愿太阳升起的时候
照耀着你和你们开得烂漫的幸福之花
我也会在你和你们的远方
从窗台探出脑袋
想象着
你和你们七彩的窗台

2009年3月26日星期四

生命中的礼物

我想,没有人乐意生命行进得举步维艰,处处荆棘,不过生命往往不是按着自己的一厢情愿顺流而下一马平川的,它总是不确定的伴随着煎熬和彷徨。其实,这就是真实的生命。生命从不伪装自己,它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你的面前,把选择权丢给你,逃避,抑或面对。 我跨过一条小河,渡过一条大河,步行几十里地的山路,骑马,坐上牛车,换乘手扶拖拉机,挤上人畜混装的小巴士,从疾驰在高速上的豪华大巴探出脑袋,最终我跟随人潮出到火车站。一座大城市。 这些年来,我把自己比作一片含苞的嫩芽,几度风雨过后,它逐渐展开颜容,吐露芬芳,七月的骄阳下,它肆意绽放绿意。风云总是伴随着突变。有些时候我被这远离家乡的城市气候折腾得灰头土脸,若非意志,我几乎等不到秋天的到来就枯黄掉落在车水马龙的街头,一场雨,我融化,变成尘埃,黏在步履匆忙的行人鞋底,被带往这座城的各个角落。 若干年来,那些和我生命发生交叉的兄弟、朋友,我感谢你们,我爱你们。是的,当天气阴霾的时候,你们的故事给我温暖,当云层低压的时候,同样是你们的故事给我力量。我特别要说的是,兄弟,你独自把背负着不菲的债务的秘密掩藏在深处不让妻子知晓,执着而坚毅的往前,在后来一次吃茶的过程中我才知道,它确确实实的震撼了我。这实在是生命在一个男人身上绽放的伟大。感谢生命中带给我的礼物,你们。 Hey,baby,无论之前你在哪里我在哪里,又或是有过多少次的擦肩,相遇终究相遇了,生命有时候很复杂,但在这里,它却是那样单纯而简单。 Hey,baby,无论种有什么样的梦,无论有怎样的明天,希望自己是,生命中的礼物,用爱,给生命礼赞。 Hey,baby,一起分享生命的精彩。 Hey,baby,一起赞美吧。

2009年3月22日星期日

什么也不说

你的笑颜倾倒我三千年的轮回,映画在你红彤彤的面孔。
从此我不再有独行浪荡的漂人幻想。
我会在这里。

满载的的士不怀好意的从身边开过去开过去,它们懂我,以此成全我做一个身陷夜色奔跑的背夫。
你的呼吸应和着晚风在我耳旁低吟,它击打我的心。
我想一直跑下去,跑到水岸,登上一条船,等我回头的时候,我看见划破的水面融化了高悬的蓝月亮,变成一块偌大的百褶裙面料,我用它为你亲裁一条,你穿在身上,我静静的看着,看着。你的笑颜倾倒我三千年的轮回,映画在你红彤彤的面孔。